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三界情缘猫妖的选择244,第244章 成事在天(三)
2019-06-10 / 来源:本站

三界情缘猫妖的选择244,第244章 成事在天(三)

玄焰被打得一震,不可置信又不敢置信地看向眼前的至亲,“母亲。 ”“别叫我!”望舒愤地甩了袖袍,指着玄焰大斥,“我还以为他们说得都是假的,是因为嫉妒你的地位而造的谣,可没想到,没想到你竟是这么不争气!当初他在天宫,你斗不过他,现在他去了黄泉道,你还是斗不过他!”“母亲。 ”“住口!若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母亲,现在就马上回去,好好设法赢下一阵,夺回你在尊上心中的地位。 不然,就永远都不要来见我!”说着又一甩袖子,转身冲进宫殿内。 怔怔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玄焰忽觉浑身乏力,只得赶紧扶住桌面坐到石凳上,大口喘起气来。

他捂着心口,双唇不自觉地开合,喃喃发着低音,“母亲,在你心中,难道只有北天主人,才能算作你的儿子吗……”三日后,姬水轩辕城:又是一个夜晚,又是月色盛明,轩辕也又是独自一人在院中望着天空。

今日黄昏前,自伊敏部传来军报,说已与汜水部集合,开拔前往洛水,请求轩辕也传令其余六部同往。

轩辕闻讯震惊,赶紧问起情况,可那使者只道是大鸿授意,请轩辕即刻起兵接应,至于洛水方面,他也不甚清楚。

轩辕见问不出什么,便挥手示意使者退去,接着使人找来风后商议。

风后初知此事,也十分讶异,但细细一想,又道,“此事怕是常先的主意,但先生既然赞同,想必另有他意。 首领不如让小臣前往伊敏部问过力牧,再做打算如何?”“不。

”轩辕摇摇头,说出自己的想法,“还记得前几日魔族到来吗?洛水,只怕是出了事。

”“首领,你是说……”“嗯,听北乡所言,天宫应已出手,我等若是拖延,定为人占去先机。

”轩辕敲击着几案,接着道,“这样吧。 你速派人传令各部,让他们尽快发兵,到曲川汇合。

之后一切,等去洛水与力牧合兵后再议。 ”“遵命!”随后,风后一面遣人通传各部,一面指挥各校官整兵备战,诸事,都向着预期的方向发展,可轩辕,却总有些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他说不上来,或许,是因为那每日心念的‘人’吧。 他垂下头,回身转向大帐,按上自己的眉心,低低道,“罢了,还是到洛水再说吧。

”“嘿。

那也得有命去得才成。

”暗夜中,一声嘲弄应来,让轩辕顿起警惕。

“是谁!”难道和上回一样,又是来夺剑的?“嘿,看来依画没能得手嘛。

”轩辕猜对了,只听那声音又道,“不过不打紧,这回,就让本座来试试城主的大才吧。

”话落,自账内的火光中显出一个身形,并慢慢地从里头走出。 轩辕看着帐帘处的红发男子,把手按上了剑柄,“你,是绯烙?”“哟,城主认得本座?”“不认得。 ”轩辕把剑抽出,指了过去,“不过北乡说过,你欲取神兵去讨好东皇,所以想想,舍你其谁。

”“好。 知道了也好,省得本座多费口舌。

”言毕,绯烙现出长矛,直直刺来。 轩辕屏气凝神,只待攻势迫近,却不料绯烙尚至半途,他前方就忽地立起一堵土墙,看似残破,却坚韧不摧,硬是挡住了矛头的侵进。

也在同时,自院墙上跃来一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掌着两手赤焰朝绯烙直冲而去,“魔头,看招!”“玉儿!”轩辕欣喜,绕开土墙仔细再看一眼,确认是唐玉无误后,立即执剑上前相助。 扑面而来的灼热凶猛激进,随后跟上的金光锋锐耀眼,但最让绯烙为之一震的,还是刚才于眼前忽出的土墙。 ‘是他吗?可怎会到这里来?’绯烙咬牙,奋力迫开攻势,翻身跃上大帐顶端,往四下里望去。

“别想跑!”唐玉跟着要追,却被人一把拽住手腕,猫儿斜眼见是咏夜,立马朝他吼道,“娃娃,你少碍事,走开!”少年郎愣一愣,随即笑道,“这可不行,若由你们出手,没准就教他跑了,那本座还拿什么给繁楼作礼呀。

”“小爷会让他跑了?笑话。

快走开,不然小爷就不客气了。 ”唐玉吓唬一声,再要抽回手去,却发现怎也松脱不开。 猫小爷气煞,捏紧拳头让火焰蔓延至腕间,欲迫咏夜松手。 可这少年郎仍只张了张眼,便饶有兴致地对上烧手的烈焰啧啧嘴,道,“不错不错,就是火候还差点,以后再多练练吧。 ”“你……”猫儿气急,抡起拳头就往他脸上招呼,可惜这回又被一旁的轩辕给拉了下来,“玉儿,算了罢。

”有人愿意代劳,轩辕自乐于旁观。

不过唐玉却不这么想,它见轩辕也出手拦下,当下更是不爽,“算什么算!这魔头是小爷先看上的,谁也别想抢。

”“玉儿……”“好好好。 ”道理是讲不通了,咏夜挠挠眉角,转而与它商量,“要不这样吧,你把他让给我们,改日,本座与你过过手如何?”“谁媳你这娃娃。

”“哎?瞧你说得,”咏夜瞄向绯烙,敛起笑道,“一个胆小鬼而已,岂能与本座相提并论。

你说是不是呀。

”绯烙瞪着少年,死死握紧长矛,咬牙愤恨道,“他有哪点好,为什么你们都要帮他?还要设计把我逼上绝路!”“绝路。

是你自己选的。 ”这声答的是繁楼,他此时已立在土墙之上,与绯烙平对相视,“你不愿屈居人下,总想踏着他人向上爬,却不知,这么做会招来多少仇恨,会让尊上起多大的戒备。

”绯烙看他一会,突然嗤笑道,“嘿,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本座?当初,为一个女人,拱手让出地位,放弃一殿部下的是谁?”“你说得对……”灰暗的双眸似被回忆浸透,显出一丝悲凉,“我确是没有资格再……”“打住。

”咏夜一声阻止,跟着往前走动几步,再抬头望向帐顶的绯烙,展开令他心悸的笑容,“有没有资格,那是之后的事,而现在嘛……我俩只要你的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