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离婚女教师:那场向学生索要的畸恋
2019-06-22 / 来源:本站

离婚女教师:那场向学生索要的畸恋

曾经奉行从一而终,一生只嫁一个男人。 岂料38岁那年,却沾上了不伦恋。 故事该从哪里说起?婚后的第10个年头,老公持续飞舞花丛,乱搞男女关系,永远记不住结婚纪念日,几乎是夜不归宿,除了人,还有钞票。

更夸张的是,偷吃还敢不擦嘴。

  大年夜,还窝在情妇家过节。

是可忍,孰不可忍,协议离婚后,我带着独子、两只皮箱和向他追讨来的50万元,黯然折返娘家。

  他叫宪,出现在我二度单身的第二年。 他是我补习班的学生,准备考研。

高大青春的他,总是第一个到堂、最后一位离去。

他上课会录音,神情专注,每时每刻,我都发现他款款深情,静静地凝望我。

那是前夫身上所不曾见到的。 前夫只当我是空气,存在,但从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