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我25岁,炒鞋月入百万”,是新风口还是割韭菜?
2019-08-16 / 来源:本站

“我25岁,炒鞋月入百万”,是新风口还是割韭菜?

目前这些平台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球鞋转卖和鉴定服务,向卖家收取手续费。

毒的手续费是收取定价的%-%,Nice的收费方式则是现货收取4%,预售收取8%。

如果球鞋的价格炒得越高,那么平台就可以从中收取更高的手续费。

3)品牌二级市场的兴起,也给品牌方带来了极大的商业价值。 前面我们也提到,在11年、12年左右,球鞋的二级市场开始发展起来。 一位球鞋寄售店铺的店主在界面新闻的采访中提到,当时开始有人不断在问有没有卖AJ。 当时AJ的发售频率非常低,一个月只出一款,有时甚至两个月才有一款。

因为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AJ炒的是文化,很多爱好者都是奔着球鞋背后的故事和文化去的。 到了2014年,这位店主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问AJ。

也就在这一年,Nike加大了AJ系列球鞋的发货量,发售新鞋的频率不再是一两个月一双,逐渐变成一周一双。

2018年,Nike总共发售了170双AJ1,相当于平均不到3天就出来一款新配色。 而AJ也从原来一双980的原价,飙升到1200,再到现在的1400、1500。

且不谈市场火热带来的价格攀升,限量鞋的意义更多是在于对品牌价值的提升。

但消费者不能买到限量鞋时,他们就会倾向于去购买普通款的球鞋作为替代。 这样一来,就刺激了整个市场对品牌的消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刺激消费的操作,就是补货。

品牌会在首次发售的时候严格控量,然后几个月后再进行补货。

这样一来,之前没买到或犹豫了的消费者就会购买,帮助提升品牌提升销售额。

4)莆田假鞋也正因为球鞋的暴利,加上品牌的控量,莆田鞋厂也开始做起了假限量鞋的生意。

据说,每年都有比正品多出几倍的仿制品混入二级市场。

对于消费者来说,想要获得限量球鞋,只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经过抽签-摇号-排队这一流程买到原价鞋子;第二种则是从鞋贩子手上加价买到鞋子不过,目前来说,想要买到原价鞋子,概率非常低。

如果消费者不愿意从二级市场加价买鞋,那他们就可能选择莆田鞋王。 一双被炒到五六千的球鞋,莆田鞋厂通常会有几个档次的仿品,一般的仿货批发价150元,质量好点的280元。 如果需要的话,还能提供鞋盒、包装袋以及鉴定证明。 在市面上,一套印有毒鉴定书、防盗扣、印着毒标志的包装盒仅需要几块钱。

很多莆田鞋厂每天都能卖出超过一百双的仿鞋,月入过百万完全不是梦。 结语夏嘉欢在一次采访中说到,2015年之前,10个人里有9个赚钱,2017年之前,也有一半的人能赚到钱。

而就在这两年,炒鞋不再稳赚不赔,10个人里面可能有7个亏。 球鞋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球鞋市场,更像是股市。 球鞋已经变成了一种炒作的工具,一双鞋很难用原价买到,市场价去买就只能去看跌还是涨,就跟炒股一样,有些赌博的性质。

最后,还是奉劝大家一句,鞋圈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关注青年创业网微信公众号(ID:qncye168),获取更多创业感悟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