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电影剧本:双胞胎弟弟
2019-05-20 / 来源:本站

  这是我第一天上班,我感到十分紧张,踏着遥远的路,我想起了面试时自己的窘态。突然,我觉得这路变得长了起来,脚边草丛中传来了两只青蚱蜢的声音,它们在露水与草叶间嬉戏。我蹲下身来,注视着它们;它们感到害羞,在草丛中胡蹦乱跳,但它们的方向却与我一致,它们时而跳上草叶,摇曳,吸吮叶上掉落的露水;时而纵身俯冲入泥地里,享受沐浴;渐渐地,它们深绿色的身躯上泛起点点白光,它们开始兴奋起来,像在草中开起了盛会。顿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又跑来了几只蚱蜢,它们起舞,它们歌唱……我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因着这动人的自然旋律。  我的心也顿时活跃起来,继续朝那光亮处走去,脚下的路变得更加明亮了。

  开局两人便较劲一般先后点入对方三三,接着柯洁打入下方,朴廷桓视若无睹突然空投中腹,引起柯洁长考。此后双方在中央比拼气势,朴廷桓走出棋形灵动的三连尖,见柯洁长考,将手指捏得咔咔作响。

电影剧本:双胞胎弟弟

字幕:故事发生在一九九六年秋湘南山区松树坪村1、午后,砖场上遮阳棚下,一对双胞胎在脱坯,友成团泥。

小雄高举泥团,稍一用力砸下,随着泥弓嚓!嚓!两声,脱出两个砖坯。

袁和顺过来:友成哥,多少?明天装窑。

镜头晃出一行一行砖坯。

友成:四万多。

和顺:兄弟俩的学费够了吗?友成:加上砖坯钱,再借点,够了,只是苦了兄弟俩。 和顺:值哇,双胞胎两同时考上县一中特优生,全县找不出第二家。

友成:我眼红你会赚钱。 和顺:空话?要是华英能考上一中,我半夜醒来打哈哈。

友成由衷笑着。 和顺:噢!小雄,你有封信,给了你妈,麻山来的。 小雄:哦!2、午后,小雄家屋前袁菊花手提竹篮从一栋四垛三间土坯房里出来,遇上和顺、罗玉翠。

菊花指着被掀开的厅屋顶棚,愤恨得整个脸变了形。 玉翠打手势:你送双胞胎读书,以后住城里。

菊花嘻嘻笑着。

玉翠捧桔子给菊花:给你呀吃。 明天装窑,过来帮我炒菜。 菊花笑嘻嘻地点头。

玉翠:发成哥一家太逞强了。 和顺:还不是眼红两兄弟书读得好。

3、午后,砖场上华英在卖冰棒:小雄哥,吃冰棒。

小雄:我不要,爸,你尝一个。 华英递给友成,友成接过,嗅了嗅:好多钱?华英:两角。 友成又退给华英:一个冰棒值五个砖坯,算了。 菊花来到砖场,她把稀饭一勺一勺依次倒进小雄、大雄和友成张开的嘴巴。 菊花笑眯眯地递桔子给小雄,手指华英:她妈给的。 友成:两兄弟歇会儿。

两兄弟洗手。

小雄先剥一个递给妈:妈,你吃。 菊花接过桔子嘻嘻笑,指指华英又指指小雄。 华英不好意思,走了。

小雄打手势:妈,别乱讲,我要读书。 大雄:妈,你的呀还有一个女朋友,很漂亮。

哑婆笑眯眯的看着小雄。

小雄:乱讲。

大雄:她不给你来信了?小雄:那是考试我帮了她。 大雄:反正她喜欢你,还叫你去她家玩。

哑婆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打手势说村长送来的。 大雄笛声悠扬。

小雄撕开封口,抽出信。

大雄把笛子递小雄:写些什么?小雄:你先看。

小雄笛声热烈奔放。 大雄看信:啊呀!她爸原准备捐两万给一中,这么有钱?笛声婉转亲切。 大雄:她爸说要感谢你。

喂!李洁说开学前来我们家一趟。

她真的喜欢你。 小雄:别往歪处想。

哑婆点数砖墙砖坯。

哑婆在向友成打手势:四四,四四一六;五友成:小雄,你妈什么都懂,砖坯值一千六,家里还有五百,她都知道。

哑婆竖起两个大拇指,比划挑担坐车的样子,嘻嘻笑。 友成:这段时间,你妈见人就笑。 哑婆又打手势要他们去城里买房子。

大雄:妈,以后我住县里,你的呀住长沙。 短促的闪电,沉悶的雷声,骑天岭上空乌云滚滚。 哑婆嚷着,指天、指砖。 小雄把泥砸进砖盒,朝周围的砖场喊:下雨了!盖砖坯哆!友成一家人紧张有序地盖砖坯。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一家人冒雨猛跑。

4、暴雨,友成家友成和菊花走进里厢房,大雄,小雄相继上楼。 友成站在窗口注视砖墙。 窗外,风裹着雨无规则地乱扫,芭蕉叶被刮得翻来覆去,长柳条忽儿抛竖起来,忽儿仆在地上使劲抖动。 友成忧虑的神色。

菊花送来一碗姜汤,小雄喝了几口递给大雄。

小雄:爸,雨扫横的了。 小雄、大雄友成各自披上薄膜,扣顶斗笠。

小雄:哥,你淋不得雨,别去!哑吧娘舞着铁铲阻拦。 小雄打手势:妈,砖坯倒了,没钱入学。

小雄刚出门,狂风将斗笠腾空刮走,扎在颈上的薄膜翻到头顶,横在空中抖得哗啦啦响。 炸雷,哑吧娘的锅铲当一声掉在地上。

5、暴雨,砖场友成和小雄扯着的薄膜鼓胀得象一张横着的船帆;友成这头脱手,由小雄一人抓着的薄膜在暴风雨中狂舞;薄膜......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