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那一场盛世流离庄凛,游笙 传统节日产品
2019-07-11 / 来源:本站

那一场盛世流离庄凛,游笙 传统节日产品

《那一场盛世流离》主角庄凛,游笙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短篇小说,游笙患有绝症,身体日渐枯槁。 她卑微地祈求丈夫庄凛的关心,庄凛却以为是她故意用手段折腾自己。 面对庄凛的冷嘲热讽,虽然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了,可是心还是会痛。 直到真正失去她,庄凛才知道自己爱的只有她。 精彩章节其实游笙不太喜欢这座城市,下起雪来总是没完没了,暗沉的天没有一点光亮,让人心里也沉甸甸的。 医院里,游笙看着拿着报告的齐巍,轻声问道:“我的病情,有没有什么变化?”“游小姐,你确定只靠药物治疗?”齐巍放下报告,手指交叉,严肃的问。 游笙点了点头,总不能跟一个陌生人说,她没钱选择化疗这么昂贵的续命项目,算了算余额,自己也只能买半年的药。 另一边,庄凛看着怀里温柔似水的秘书孙溪,不由想起游笙那副苍白瘦弱的样子,徒添一阵心烦。

被子里,孙溪娇滴滴的开口:“庄总,人家想要~~”庄凛挑了挑眉,调笑道:“怎么,没喂饱你?”“哪有的事!”孙溪脆生生的声音让他神情一阵恍惚,记忆中,游笙也曾对他巧笑嫣然,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相处更像是习惯使然。

庄凛甩了甩头,翻身将孙溪压下……在这个女人身上,他能肆意放纵,展露自己隐忍的张狂和粗鲁。 公寓里——游笙回到家,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翻了翻日历,手一顿,那个日子又要到了。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庄凛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过两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游笙问。

“到时候你自己去吧,我回不来。 ”庄凛翻身而起,搂着怀里像只小猫依偎着自己的孙溪,更加觉得游笙不懂风情。

游笙沉默了两秒,坚持道:“庄凛,你必须回来。

”她少有跟庄凛这么说话的时候,可是涉及底线,她从不退让。 父母生前就不同意她和庄凛,要是自己一个人过去,她怕二老在下面不得安宁。

那边男人一愣,当场烦躁起来:“你什么才时候才能不拿你爸妈压我!”游笙只觉得呼吸一窒,面对不耐的庄凛,心口泛上密密麻麻的疼。 “哎呀。 ”孙溪因为被压到头发,突然痛呼出声。

庄凛瞪了她一眼,对着沉默的话筒,莫名有些心虚,算是服了软:“行了行了,我会回来的。

”游笙觉得心脏像被一把大手抓紧,电话那头的女声,她听地清清楚楚。

电话挂断后,她默默回房间坐下,用被子将自己蒙的严实。

下一秒,不再压抑的哭泣慢慢传出。

被子里空气太过浑浊,女人拉下被子,一张满是泪痕的脸露出来,那双眼睛像是坏了的龙头一般,不停的淌着泪。

酒店里,庄凛推开孙溪,捏着她的下颚警告道:“别妄想耍手段上位,我妻子的位置谁都不允许撼动!”看着庄凛决绝离开的背影,孙溪捂着肚子一脸愤恨,拿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想办法让游笙那个黄脸婆知道我的存在,都抓不住自己男人的心了,凭什么还霸占那个位置死不松手!”庄凛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走,想起游笙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更加烦躁。

这些年,身边的人哪个不是依着他来,只有游笙,永远都是那副淡淡的样子,看惯了外面的繁花似锦,更加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寡淡。 庄凛想着事情,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红灯,也没有发现路口驶来的货车。 “砰!”游笙接到电话,六神无主的跑到医院,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您好,刚刚车祸送来的那个男人在哪里?”她拉住一个护士问道。 护士看着她焦急的样子,神色有些古怪的往一个方向指了指。

游笙顺着看去,整个人被生生钉在原地,不得动弹。 庄凛除了衣服有些凌乱之外,看不出什么受伤的痕迹,而他身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满脸后怕的靠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