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525章 五大贼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2019-07-08 / 来源:本站

第525章 五大贼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再一个,以陈虎现在的势力即使是过河拆桥,别说是他,就是跛豪都无可奈何。 他们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将陈虎不讲道义的性格传出去。 但是道义这种飘忽的东西,有些人的确看得它很重,但有些人甚至不屑一顾。

所以他现在跟陈虎来硬的,肯定是占不到便宜。

只有以软姿态,才有可能讨到好处。 “大家和气生财,有什么事不对就说到对。

”这时候,陈虎的一个马仔走了出来,做和事佬道:“是吧,叶少?”“文叔,坐吧。

“陈虎也不像将事情闹僵,只是作出一个忠告道:“不过就请你管好身边的小子,我能够有今时今日,不是跛豪一句话说了算,是靠自己一手一脚打回来的。

”“鸿伟,还不过来跟两位道歉。 ”有了下台阶,陈大文顺势而下。 至于仍咽不下这口气的吴鸿伟,陈大文才不管对方那么多。

他要不是看在跛豪的面子,好像吴鸿伟如此不懂进退,他同样会给这位猪队友两耳光。

只是陈大文咽的下这口气,自小养尊处优的吴鸿伟,把叶景诚以及陈虎的话语,当成完全没把他放进眼里。

吴鸿伟冷哼一声,转身直接走出房间,过程中也没有人拦住他。 只是叶景诚恰好这时候,让董震附到耳边说了几句,也不知道是不是针对吴鸿伟。

陈大文和陈虎看在眼里,内心各自有一番想法。 两人在叶景诚未来到之前,估计也已经是商量得差不多,此时陈虎不再墨迹道:“文叔,如果你是想安享晚年,可以来新义群挂一份闲职,每个月我给十万元你养老。 ”陈虎话是这么说,这十万元当然也不是白给的。

作为跛豪出生入死的兄弟,陈大文同样有着不小的江湖地位。

陈虎让陈大文在社团挂一份闲职,其实是想利用对方震慑那些喜欢倚老卖老,而且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的长辈。

“唉,我现在老了。

最多帮你出面跟一些老家伙讲讲数,以后社团有什么事,还是要靠你们年轻人拿主意。 ”斟酌过后,陈大文算是应下这件事。 或者对十几年前的陈大文而言,十万元无非是一个小数目。

但是对现在的他来说,十万元可以说对得住他的价值。 双方没谈几句,陈虎便起身送陈大文离开。 而刚才一直站在旁边蠢蠢欲动的季炳雄,马上走到叶景诚面前献殷勤道:“叶少,需要不需要我找人去教训那个不知死的小子?”“哦?你想怎么教训他?”叶景诚仿佛来了兴致。

“找人把他塞进麻包袋,随便打一、两个小时帮叶生你出气。

等放他的时候再带到市区,剥光他的衣服让他裸.跑。

”季炳雄说出一个自以为妥当的方法。 “你刚才不是说要弄死他,不敢来真的?”叶景诚笑了笑,却让季炳雄感受到几分冷意。 “这个……”季炳雄语结道。 吴鸿伟毕竟是跛豪的儿子,要说真的把对方给弄死,也不是说季炳雄没那个单子,而是真的那样做的话,他会有怎么样的代价和收获?“行了,有心就好。 ”叶景诚扬了扬手止住。 从季炳雄这副古古惑惑的模样,他已经猜出了对方的小算盘。 不过对于这个吴鸿伟,他还有更保密的做法。 此时,陈虎重新回到房间。

为叶景诚逐一介绍几个马仔,分别是:张世雄、陈虎钜、张子强、叶继欢、季炳雄。

叶景诚将这几个名字串联起来,马上联想到港岛的五大贼王,没想到陈虎居然将他们全部收作手下。 张世雄这个名字或者不是太出名,但是他的事迹却有不少人知道,因为他就是电影《省港旗兵》的原型,可以说是第一代的贼王。 第二代贼王陈虎钜,名字上只是多陈虎一个字,绰号‘老虎仔’。 相比较张世雄这种知青,造反派起锚来港岛吃大茶饭。 他们则是年轻一代,出身广州军区的湖.南兵,也可以说是大圈帮的一个诠释。

这也是为什么港岛的警匪电影中,多数贼匪都会被冠上湖.南之类的字眼。 因为对港岛大多数市民来说,广东以北的地方就属于北方,在整个北方之中,他们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湖.南。 接下来的张子强和叶继欢,可以说是同一代的贼王。 这两个人绝对是五代贼王之中,最让群众说熟悉的两个人,因为他们的故事太过惊险和戏剧化。

其中又以张子强的影响力最大,可以说他是五代贼王最有头脑的一个,其他贼王作案大不了捞个一千几百万,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风声过去。

反观张子强一开始就是做的大案,而且一次比一次要大。 从第一次作案涉及金额七百多万,到第二次抢劫启德机场装甲运钞车,一共的手1亿6000万港元。

第三次作案直接把目光锁定李嘉成的大儿子,绑架之后勒索10亿3千8百万元。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作案之后他还大摇大摆在街上走,根本就不惧警方找他的麻烦。 甚至后来被警方拘捕,因为证据不足将他无罪释放。

当时他还要求验伤把事情搞大,结果是港府当局吃瘪还赔偿给他一大笔钱。

港府当时对张子强是一点办法没有,这也导致张子强的最终下场。 之后他被内地的公安捉了起来,港府并没有要求引渡他回港受审,而是让他直接面对内地的法律。 港府打的是一手好算盘,张子强在内地受审,面临的很可能死刑。

而把他引渡回到港岛,最后能不能判他有罪还是个问题。 港府这无能的表现,也缔造张子强一个几近完全的形象,做贼能做到连官方都心寒的,他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一代贼王。 在张子强的光芒下,季炳雄这最后一代贼王,就要显得逊色了不少,他同样是借着武力去犯罪,不过相比一般的贼匪,他的优势就是掌握大量的军.火。

而且藏匿的手段非常高明,从不用真名置业、买车,甚至连银行户口也没有。

介绍完几个马仔,陈虎切入正题道:“诚哥,其实我今晚找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想着让你给个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