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贾宝玉的丫鬟袭人为什么反对黛玉而支持宝钗? – 半山散文吧
2019-07-06 / 来源:本站

贾宝玉的丫鬟袭人为什么反对黛玉而支持宝钗? – 半山散文吧

  导读:宝钗对待袭人一直很谦和,袭人是内定的妾,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管王熙凤多么泼辣,大老爷给了秋桐她也无计可施。 我们看宝钗和袭人的关系,她听说袭人手上活计多做不来,便主动说:“我替你作些如何”喜得袭人笑道:“当真这样,就是我的福了。 ”  薜宝钗的用心还不仅仅在于贾母、王夫人及众姐妹处,便连基层园工的口碑她也是不放过的。   园子里兴起内厨房,她偶尔和探春商议着想吃油盐炒枸杞芽儿,遂打发丫头拿了五百钱送与管厨房的柳嫂子。

柳家的笑说:“二位姑娘就是大肚子弥勒佛,也吃不了五百钱的去。

这三二十个钱的事,还预备的起。 ”宝钗却说:“‘如今厨房在里头,保不住屋里的人不去叨登,一盐一酱,那不是钱买的。

你不给又不好,给了你又没的赔。

你拿着这个钱,全当还了他们素日叨登的东西窝儿。 ”感动得柳嫂子四处宣扬:“这就是明白体下的姑娘,我们心里只替他念佛。 ”  宝钗对待袭人一直很谦和,袭人是内定的妾,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管王熙凤多么泼辣,大老爷给了秋桐她也无计可施。

我们看宝钗和袭人的关系,她听说袭人手上活计多做不来,便主动说:“我替你作些如何”喜得袭人笑道:“当真这样,就是我的福了。 ”  同样的一件事,林黛玉就做得完全不一样,细看原著,会发现宝玉穿玉的穗子,随身的荷包、香囊,都是黛玉的手工。 而这些活计倘若黛玉不做,就该是袭人份内之事,然而袭人全不感恩,反而私下里向湘云抱怨黛玉懒,说:“他可不作呢。

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他劳碌着了。

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他做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

”  同样是替宝玉做手工,为何黛玉做了那么多,袭人毫不领情;宝钗方答应帮忙做一件半件,袭人就喜不自胜呢  原因很简单,黛玉做得再多,也是她同宝玉的情份,非但不关袭人的事,甚至是将袭人排除在外的;而宝钗做得再少,却是在帮袭人做,袭人当然要感激涕零了。   相比之下,袭人不仅不感激,反而心里不受用,宝玉对黛玉的东西越是爱惜,袭人的内心就越纠结。

当她无奈去探黛玉口风之时,就有了一大段非常精彩的对白在第八十二回:且说宝玉上学之后,怡红院中甚觉清净闲暇。 袭人倒可做些活计,拿着针线要绣个槟榔包儿,想着如今宝玉有了工课,丫头们可也没有饥荒了。 早要如此,晴雯何至弄到没有结果兔死狐悲,不觉滴下泪来。

忽又想到自己终身本不是宝玉的正配,原是偏房。

宝玉的为人,却还拿得住,只怕娶了一个利害的,自己便是尤二姐香菱的后身。

素来看着贾母王夫人光景及凤姐儿往往露出话来,自然是黛玉无疑了。 那黛玉就是个多心人。 想到此际,脸红心热,拿着针不知戳到那里去了,便把活计放下,走到黛玉处去探探他的口气。 黛玉正在那里看书,见是袭人,欠身让坐。

袭人也连忙迎上来问:姑娘这几天身子可大好了黛玉道:那里能够,不过略硬朗些。

你在家里做什么呢袭人道:如今宝二爷上了学,房中一点事儿没有,因此来瞧瞧姑娘,说说话儿。 说着,紫鹃拿茶来。

袭人忙站起来道:妹妹坐着罢。 因又笑道:我前儿听见秋纹说,妹妹背地里说我们什么来着。 紫鹃也笑道:姐姐信他的话!我说宝二爷上了学,宝姑娘又隔断了,连香菱也不过来,自然是闷的。

袭人道:你还提香菱呢,这才苦呢,撞着这位太岁奶奶,难为他怎么过!把手伸着两个指头道:说起来,比他还利害,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了。 黛玉接着道:他也够受了,尤二姑娘怎么死了。 袭人道:可不是。

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 黛玉从不闻袭人背地里说人,今听此话有因,便说道:这也难说。 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 袭人道:做了旁边人,心里先怯了,那里倒敢去欺负人呢。

  黛玉往下没等再说话,就因来人给打断了,试想如果这话来问宝钗,宝钗一定心平气和,而黛玉的率真和直白多多少少让袭人心寒,这也是她马上调头加入拥护宝钗阵营里的最大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