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思千年春雨,过古道悠长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思千年春雨,过古道悠长

  一路风霜千百年,万古长青春雨绵。

紫燕引得凤凰至,寒梅傲雪迎新颜。

风,轻轻的吹,雨,细细的下。 那双红尘的脚,越过千山,越过万水,从远古的千年来到今天的天涯彼岸。

曾经的春风帘外,曾经的旧雨跟前,还有那悠悠古道,那暮色夕阳荒草烟,那凉亭清风冷潇潇。

今天,我们打开历史的脚步,就如同打开了一坛陈年的佳酿,在那烟花三月的古道上,细细回味。 慢慢的翻阅,人生之醉。

  当岁月的脚步匆匆而过,当绵绵的春雨洒过千年的沧海桑田时,你只能看着岁月的长河,把昨天带走。

当历史的车轮匆匆辗过,数千年的时光也只不过是弹指之间。

正所谓,楚汉春潮四海游,细雨润花赞不休。 青灯历史飘红尘,千年岁月弹指秋。 不知三千里外,是否有人正唱响阳关三叠,折柳送别。 那依依之情,那千古春雨,独洒古道悠长。

  我走过风花,我走过雪月,来到了曾经走过的那条羊肠小路,那条悠悠古道,也可算是旧地重寻,曾记起,有一个衣袂飞扬的佳人何在?有一个踏马吟诗的诗人何在?如今,惟有这翦翦的春风,这细细的春雨,还有几树幽幽的花香伴着绿得砸眼的小草。

雨伞下的我,湿湿的心,朦朦的眼,不知该往何处。   飞花莺语春雨来,千树万朵梨花开。

杏枝如画,桃李似梦。 古道之外,有千古江山美人怀,有百世风流代代来。 有儿女情长豪歌颂,有风雨如磬英雄还。 那茫茫的水迹,飘飘洒洒,那湖水云烟,青纱渺渺。 在这春雨绵绵,梨花如雪的风景里,曾有多少抚琴而泣的歌者,为了那落阳塞上将士而歌,为了那铁马兵戈远征而泣。

那悠悠的琴筱,如歌如泣。

又是谁的心愁如此宛转?如此悲伤?  几度花开花落,几度夕阳殷红。

所有的音信早已在那个微雨的黄昏里,随秋雁远去。

可谓是,离愁春雨心相连,古道羊肠成思念。 孤夜无眠西风瘦,静夜倍觉心凄凉。

悠悠千年,有谁,来淡看尘世的兴亡?也只有那马蹄下扬起的尘土,在岁月里飞扬。

在寒林月下,或许也曾有多情的诗人,独自吟一首清夜小酌,唱一曲古老歌谣,挥一笔翰墨飘香。

过了千年以后,就当是绝句佳谣。

伴我们一路风霜,陪我们一洒春雨。

虽然踏碎一径晓风,但终究还是旧迹难寻。 惟独不变的是这千年春雨,总是把人间滋润,还有这千年不变的杏花梨花满树妍,杨柳桃花随风舞。   千里迢迢红尘梦,群山遥遥天涯倾。

远看树影迷烟漫,翠屏失色万世英。

天地间水气白雾盈湖,春雨丝丝,我们却只能挑一肩花影,祭奠那些无端飘零的往事。

松林雨细,竹风斜影,每当杏花摇落时,总是会跌碎了许多陈年的旧梦,白雨潇潇间,同时也惊扰了许多千年的灵魂。   惆怅溪边两岸新,落马桥上英雄迎。

是谁策马而过?踏着一径落花,任那滴达的马蹄,踏过三月的杏花春雨,走进千年的画卷里。 是谁曾侧耳聆听?那滴达响起的马蹄,又是谁在守望那每一个黄昏?站在那古桥之上,望着古道的尽头,直至夜色深浓,却还不肯退去,就那为一纸音信,望穿双眼。 每个夜晚都是晶莹而归,泪雨朦胧,模糊了来时的路。

  烟花三月离愁多,多情女子泪雨和。 在那细雨飞花之中,无端的惹上了一身相思的病。 满屋弥漫着孤独的气息,只有那寂寞的岁月还在追寻着往事中的那些记忆。 在杏花飘落的瞬间,转眼已是千年。

  云烟雾处,杏花期下,那坛陈年美酒何在?那匹八百里飞驰而去的快马何在?  一鞭残照昔日绵,往事回首白云苍。

那悠悠古道上,再也没有那一袭身影,再也没有那一双秋眼。

只有那桃花在仙人身后竞相开放。

岁月无情,流水无痕,那云烟飘渺,那水雾茫茫的古渡,还有那潺源不绝的溪水,都流淌着千年的诗魂。

  当我们踏着三月的细雨,嗅着杏花的幽香,摘一枝桃花捧在手心里时。

有谁?会想到千年以来,有多少的千秋美梦,在这春雨绵绵的时候破灭。 有多少铁骑英雄,为了那一抹嫣红,而思心深冢。

当你再一次走在这迷蒙的春烟里,走在这千年的古道上。

暮然回首,轻烟下的足迹,那飞似的岁月,那千年的春雨,都好像是历史的车轮一般,逝去,无痕。

再也找不到来时的感触,只有存留的余香,将你萦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