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庶女轻狂:邪王请赐教晨王韩夙浅小说阅读 庶女轻狂:邪王请赐教文本免费试读
2019-07-09 / 来源:本站

庶女轻狂:邪王请赐教晨王韩夙浅小说阅读 庶女轻狂:邪王请赐教文本免费试读

精彩章节试读:厌胜之术已是死罪,再加上一个构陷嫡出小姐,就算是薛老夫人有心袒护,只怕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了。

须臾间,两个粗使婆子,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冲到了韩夙浅的身后,一左一右就要去扭她的胳膊。 韩夙浅站在原地,嘴角噙着一抹冷凝的弧度,她猛然转头,锐利如同鹰隼般的目光,直视着两个婆子,顿时,二人只感觉浑身上下透骨的冰凉,仿佛在这深冬之中被人投进了冰窟窿里似的。

两个婆子的感觉浑身上下如同灌了铅一般,脚步竟无法挪动分毫。 大夫人凝眉,沉声催促:“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她绑起来!”听见了大夫人的话,两个婆子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上前,想要抓住韩夙浅,可她却举步上前,来到了老夫人的面前,恭恭敬敬福了福身,“祖母,孙女儿却并没有做过这些布偶。 ”大夫人听见了韩夙浅的话后,连忙朝着红菱使了个眼色。

红菱心领神会,当即跪了下来,“老夫人,这一切都是大小姐吩咐奴婢干的,大小姐平日里素来不服大夫人管教,又因为二小姐是嫡出女,心生怨妒,特此才想出了这个法子,想要陷害大夫人和二小姐,女婢是将军府的家生奴,大夫人善待府中众人,二小姐又心慈貌美,奴婢、奴婢实在是不愿意帮助大小姐做这些歹事了。

”呵!韩夙浅心中冷笑,她浅观人于微,端是一眼,便能够看得出来,红菱和怜月的眼色果真有猫腻。

“红菱,你为何什么要这么说呢”韩夙浅转头,眨着一双澄澈而明亮的眸子,望着红菱,“厌胜之术乃是死罪,如果,我要做的话,也会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做,又怎么会让你一个昨儿刚进我院子中的奴婢去做呢”红菱倏然怔了一下,被韩夙浅问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眼珠子在眼眶中滴溜溜打转,连忙叩首,道:“老夫人,大小姐虽不愿假手于人,但奴婢原本是伺候二小姐的,因为熟悉二小姐的院子,所以这才会派奴婢前来,将这些布偶藏在二小姐的院子当中。

”韩如仙双眸泛起了一抹晶莹的水色,紧紧的抓住了韩夙浅的衣袖,梨花带雨的啜泣道:“长姐,我知道,你一项不喜欢我,可祖母和父亲、母亲待你不薄,你怎么能用厌胜之术陷害他们,还请祖母为孙女儿做主啊。 ”“敢问二妹妹,你之前可有瞧见过这几个布偶吗”韩夙浅不卑不亢,红唇微启,轻声问道。

韩如仙回道:“自然是没有。 ”“呵!”韩夙浅冷笑,微眯起了双眸,“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用这些布偶来害祖母和父亲、母亲呢”说着,韩夙浅将地上的布偶捡了起来,呈到了薛老夫人的面前,“还请祖母过目。

”宣和二十七年七月十五。

四个布偶上面,写的生辰八字,并非是老夫人、大夫人、韩将军和韩如仙的,而是,她韩夙浅的。 薛老夫人见状,脸色不由变得越发难看,她猛的将布偶用力掷在了红菱的脸上,怒喝道:“你方才说这些布偶是浅儿所做,用来害我和老爷、夫人的,你且仔细瞧瞧,这上面的生辰八字,明明就是浅儿的,难不成,她会做这些布偶来用厌胜之术害自己吗!”红菱闻言,不由得一惊,这些布偶都是她亲手所制,上面的生辰八字,明明是老夫人、老爷、夫人和二小姐的,怎么……韩如仙已知事情败露,现下,要保住她韩如仙的名声要紧,为今之计,便只有将红菱推出来认罪。 她用力的眯了一下眸子,深琥珀色的双瞳之中,闪过了一抹森然寒光。 “红菱,昔日我对你不薄,你怎么会……”韩如仙说着,徐徐俯身,凑到了红菱的耳畔,压低了声音说:“将此事应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爹娘和弟妹们,如若不然……”她说着,扶了一下耳畔盈盈晃动的素银耳坠子。 红菱认得,这耳坠子乃是她母亲寿辰时,她送的贺礼,如今在二小姐的手上,岂不是说……她贝齿紧咬红唇,猛然抬眸,怒视着韩夙浅,拔高了音调咆哮道:“没错,是我害你的如何!你我同为将军府庶女,为何老夫人要将所有的绸缎赏赐给你,你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洗脚婢肚子里爬出来的**种,你有什么资格和二小姐比肩。 ”事情到了这里,薛老夫人全然明白,韩夙浅是被冤枉的。 她冷冽的目光落在了红菱的身上,怒喝道:“昨儿的李妈妈已是前车之鉴,小小婢女竟不知收敛,竟斗了天大的狗胆,冤枉你的主子,浅儿虽不是嫡出,可却是将军府的长女,容不得你在这指手画脚,来人,将这个贱婢拖下去乱棍打死。

”眼瞧着,薛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们欲要上前,韩夙浅却在此时开了口,“且慢。 ”她缓缓欠身,对薛老夫人福了福,“祖母,此事因孙女儿而起,不知可否将红菱交给孙女儿来处置。 ”薛老夫人颌了颌首,“随你吧,且有一点你要记住,不可轻饶!”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