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建国六十周年演讲稿建国六十周年的今天我想起党
2019-06-12 / 来源:本站

建国六十周年演讲稿建国六十周年的今天我想起党

各位领导,在座的朋友们,大家好!今天在这里,这样一个场合,特别让人激动。 是啊,我们的祖国,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六十岁了。

他就像一艘巨大的航船,劈波斩浪,奋勇前行,直挂云帆济沧海,巍然屹立在今天的世界舞台上。

我们应该欢呼,我们应该歌唱,歌唱我们的祖国,歌唱我们幸福的生活。

可是,我觉得,在这样特殊的时刻,我们更应该安静。

静静的坐下来,想一想,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这一切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如果我们这样安静的坐着,这个时侯,你是否听到,有一曲熟悉的旋律回荡在耳边,那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是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也是爷爷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我的爷爷今年88岁了,他有一把白花花的胡子。 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农村。 前几天,我把他接到城里来。

捋着胡子,他向我讲起那遥远的过去。

遥想一百年前,1909年的中国。 那时候还是黑暗的旧中国。 满清皇帝坐龙庭,今天割地,明天赔款。 偏远的农村里,地主穿着长袍马褂,穷苦人家破衣烂衫,推着木轱辘车出门打短工。 就是咱这自古以来人烟稠密的齐鲁大地,也是百业凋碧,满目疮痍。 史志上就明确记载:黄河自咸丰年间夺大清河入海以来,山东赤地千里。 老百姓活不下去了,那时候只有两条路,一是闯关东,二是顺黄河东下,拾荒要饭去闯利津洼。

我的老爷爷就用一根扁担,后头挑着铺盖卷,前头挑着大儿子,牵着老奶奶的手,流落到这里。 爷爷就出生在这渤海岸边的新淤地上。 爷爷生在1921年,跟共产党同岁。 那个时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西方列强也来瓜分中国这块肥肉,真是内忧外患,风雨飘摇。

大革命胜利了,蒋介石窃取了胜利果实,民国了。 民国了怎么样呢?村长还是老地主,老百姓还是没饭吃。 一次次的征兵抓夫却更多了。 村里过队伍,你打过来我打过去,也分不清是哪部分的。

反正都得叫老总,都得伺候吃喝,都得挨鞭子。 日本鬼子占山东,修胶济铁路,把大爷爷抓去了,从此就没能回来。 蒋介石炸开了花园口,黄河淹了山东三府十八县。 庄稼没有收成,土匪横行。

老爷爷被人绑了票,没有钱赎,最后生生给人勒死在黄河口的苇子林里。 爷爷那时候住在地窝子里,像老鼠一样,昼伏夜出,东躲西藏。

就是这样,两年里还是换了三个地方,失去了两个孩子。

我的大姑姑叫秀,七岁上饿死在三月里;我的大伯叫深,十二那年得了痢疾。 爷爷对我说:都怪我,把名字起错了。 这袖和身,合起来是件衣裳啊。 所以留不住。

一说到这里,就有老泪从脸上落下来。

爷爷经常说,父亲赶上了好时候。

父亲生在1949年。 村里解放了,开始打土豪,分田地。

家里祖祖辈辈都没有过一寸土地,都是租别人的地种。 父亲一生下来就有了二亩地。 爷爷高兴的逢人就说:我娃有福啊,我娃饿不着肚子了。

父亲长大了,全家加入了合作社。

不光不饿肚子,看病上学都不花钱。

村里还装上了大喇叭,白天上工,回来听戏听歌,隔三差五还能看场电影呢。 父亲是个要强的人,门门考第一。

66年考上了富国师范,成了村里第一个吃公家饭的人。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文化大革命爆发了。

富国师范据说是刘少奇黑线专政上结的瓜,被整个砍掉了。 父亲又回到了村里。

父亲不甘心,想去当兵,去当石油工人也行。

可是那时走后门成风,招人都是村支书一句话,说谁行谁就行。 这条路走不通,做个小买卖吧,又说是投机倒把。

父亲最终也没有走出村子。 爷爷说,这就挺好啊,守着地,守着孩子,太太平平的,人还求啥呀?1979年,我出生了。 此后的日子,爷爷是做梦也不敢想了。 分田到户以后,当年粮食就够吃了。 三年西仓房就满了。 卖粮的时候,爷爷和父亲吵了一架。 爷爷挡住仓房门,就是不让开。 他说:哪有卖粮食的?天又变回来咋办?爷爷是饿怕了。

卖粮回来,父亲买了台收音机,大木壳子,方方正正的摆在桌子上,桌子摆在院子里,全村的人都来了。 86年我上学,村里通了电,千家万户再也不用煤油灯了。 那年我家改种西瓜,当年就买回来一台黑白电视机。 从此爷爷在屋里也能听戏看电影了。 我家是94年换的彩电。

97年盖的五间前出厦大瓦房。

爷爷摸着大玻璃窗上的花纹说:比老地主都阔呀。 没出两年,全村哗啦竖起一片大瓦房。 92年,公路通到了家门口;90年,全村安上了自来水;02年,程控电话接到了家家户户;03年,村里家家修建沼气池,04年,闭路信号也覆盖了过来。 06年,两千年来的皇粮国税也取消了。 爷爷拉着我的手说:这是什么日子呀。 真是不敢想,做梦都不敢想啊。

我是90年大学毕业的。

招人都是考试,择优录取,不用托人。

考不上还可以干别的。

自己创业,不行就给人打工,就业路子宽得很。 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94年我住进了楼房,今年我开上了轿车。

前几天,我开着自己的轿车,把爷爷接到城里来。

爷爷走在宽阔的马路上,看着两旁的高楼大厦。

捋着他那白花花的胡子,爷爷跟我说:咱们国家,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咱过上好日子。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建国以后六十年了。

六十年一个甲子。 前三十年,还只是国泰民安;这后三十年呐,才真是国富民强啊。 各位领导,在座的朋友们,刚才坐在下面,想起这些,我真是心潮澎湃。

我们伟大的祖国,就像一艘巨大的航船。

雪灾压不垮,洪水压不垮,地震压不垮,金融危机也压不垮,奥运赛场上照样能绽放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为什么?因为那船上驮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山川,因为那船上驮着十三亿勤劳勇敢的华夏儿女,因为那船上有一个坚强的舵手中国共产党。 党啊,你从南湖的游船上走来,你从井冈山的竹林里走来,你从杨家岭的窑洞里走来。

红军的草鞋,南泥湾的秧歌,重庆监狱里血染的红旗,广州刑场上深情的目光,他们都在呼唤你,党啊,新中国!是谁用自己的双手举起了炸药包,说:为了新中国,冲啊;是谁在阵地上呼叫总部:为了祖国,向我开炮;那长江上永不消逝的电波,正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队伍横扫华中,挺进大西南;那白山黑水间塞满枯草和棉絮的肠胃,那狼牙山上勇跳悬崖的身躯,他们都是为了你,党啊,新中国!为了建设新中国,有多少人跳进滚滚的泥浆: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为了建设新中国,有多少人横跨三省,肩扛手推,在高山之上修成了绵延万里的红旗渠;焦裕禄躺在病床上,还在问,兰考的洪水退下去没有;孔繁森走不动了,还在说,不能让西藏的孩子上不起学。 党啊,哪一次攻关都有你的身影,哪一次会战都有你的面容,那猎猎的红旗,是你的微笑,那紧握的拳头,是你的雄心。

江山如画祖国更加美好,那是因为有党的光辉照耀着我们。

建国六十周年的今天我想起党,想起你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共和国,像大船,劈波斩浪永向前。 共产党,是舵手,迎风斗浪不低头。 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