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直播吃蜈蚣主播身亡,“自杀式”的直播何时休?
2019-09-10 / 来源:本站

直播吃蜈蚣主播身亡,“自杀式”的直播何时休?

  7月20日早上,合肥市经开区铜冠花园小区有人报警称一男子在屋内发生异常。

事发后,辖区警方以及120迅速赶往现场。 警方来到一处房间后,一男子倒在房间内不省人事,经检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

而此时房间内,电脑正处于直播界面,桌上放有白酒、啤酒以及活体蜈蚣、面包虫、壁虎等。

(环球网7月21日)  进一步了解得知,男子30来岁,生前系某平台主播,生前他正在屋内直播喝酒,可能已经吃下蜈蚣、面包虫、壁虎等。 经调查,目前警方已经初步排除案件可能。

网友们不禁扼腕:又一位年轻主播非正常死亡!  近些年,网络直播开始火了起来,一台电脑加一部摄像头,甚至是一部手机,经过或者不经过简短的培训,就可以开直播。 直播的内容包罗万象,唱歌、聊天、做饭、卖菜、卖衣服、化妆、整容等等,直播内容的多样化一来降低了准入门槛,大量人员涌入这一行业,二来形形色色的直播为主播们和平台方带来可观的流量,最重要的是带来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投身直播行业赚钱本无可厚非,但是堵上性命来博取眼球,真的值得吗?  无独有偶,自2017年开始,吴永宁在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发布了大量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吸粉上百万。

2017年11月8日,“极限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落身亡;2018年12月31日,大连一29岁男子在平台直播喝酒后死亡,该主播死前在聊聊直播平台已经直播喝酒、喝油长达3个月的时间,天天不休息。

  为什么会出现这类“自杀式”直播?笔者认为,原因有三:一是直播本人为赚取流量和金钱无视危险,在主播们连续喝酒、喝油,攀爬高楼或者其它行为背后,是他们为博眼球变现而选择铤而走险。

二是直播平台监管不力,比如“极限永宁”事件后,吴永宁母亲一纸诉状将相关平台告上法院,最终法院裁定“花椒直播”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被判承担次要且轻微侵权责任,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

三是直播时“吃瓜群众”的围观与起哄心理。

不管是吃壁虎还是喝油还是极限攀爬,庞大粉丝追捧造成的可观播放市场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直播带来的金钱与人气让他们在“自杀式”直播的这条道路上“一路不回头”了。   如何破解乱象?这恐怕需要多方的合力。

首先,从主播们本身来讲,要有端正的三观,要有健康的直播观念,直播不能危及自身生命安全,这是最基本的。

同时,尽量做些有社会意义的直播;其次,相关网络直播平台要加强对直播人员的培训与监管,一旦发生有潜在危险的直播行为,平台都要进行及时干预,而不能为了流量而放任不管;再次,广大“吃瓜群众”也要文明观看、文明用语,不能教唆、怂恿主播们“做傻事”“干大事”,更要及时将不好的直播行为举报给相关部门。   在一例例“自杀式”直播给我们敲下警钟的同时,低俗化直播、不规范的网络打赏机制等现象告诉我们规范网络直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学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