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交手 第五十八章 支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2019-07-12 / 来源:本站

交手  第五十八章 支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交手第五十八章支部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白云山的后山山洞里,点着一马灯,将整个山洞照亮。

  山壁上,挂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宋启舟右手握拳,带着新党员宣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坚持执行党的纪律,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  张晓儒和李国新也再次宣誓,他们的声音低沉有力,  宣完誓后,宋长路代表区分委宣布,淘沙村成立党支部。   张晓儒担任支部书计兼淘沙村民兵排长,张达尧担任组织委员兼民兵队第二队长,关兴文担任宣传委员兼民兵第一队长,关巧芸担任妇救会长兼儿童团长。   淘沙村党支部,在山洞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并请宋长路发言和讲课。

  关兴文等人,可以正式通过开会,了解抗日形势,学习党的理论和政策,提高自己的觉悟,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   同时,区委给淘沙村支部,布置了一个重要任务:破坏临双公路,配合正规部队,打掉大枫树据点。   关兴文高兴地说:“终于可以上战场,跟鬼子正面较量了。

”  宋长路微笑着说:“你们想跟鬼子较量,这是好事,但民兵排的主要任务,是配合正规部队,可不能本末倒置。

具体来说,你们负责破坏公路、搜集情报、抬送伤员、带路、送信等。 ”  张晓儒说:“大枫树据点的炮楼、工事、壕沟,我们村都有人参与。 ”  关兴文马上说:“对,达哥和我都给他们做过事,不但不管饭,做得慢,还要挨他们打,娘滴。

”  现在回忆起,去年给鬼子修炮楼的日子,真是悲惨。   宋长路原本还在为此事发愁,没想到最先解决的,竟然是最难的问题。   有人民群众和各级党委的支持,什么困难都不怕。

  “太好了,你们介绍一下里面的地形。 ”  快天亮时,宋长路和李国新才回去,张晓儒派关兴文给他们带路,护送他们翻过白云山。   虽然一夜没睡,但所有人都很兴奋,现在开始,他们的身份又不一样了。   回村后,他们又去了村公所,商量着如何破坏临双公路。

  临双公路是一条山区大道,在双棠县境内有一百多里。

  与临双公路挨着的,是流经全县,并穿过县城的相思河。

  临双公路有时在相思河的南侧,有时又到了北侧。

  一百多里长的临双公路上,有石拱桥十六座,其中大枫树就有一座三孔石拱桥,大枫树据点的炮楼,就在桥的北端。   关巧芸问:“晓儒哥,我们把路破坏了,是不是也算立功?”  张晓儒微笑着说:“当然算啊,而且功劳还不小呢。

想想看,如果公路畅通,日军的坦克、大炮、装甲车机械化啊你,就不能通过了,我们打鬼子时,是不是就容易多了?”  张达尧缓缓地说:“其实,最重要的是那座桥。

”  关巧芸叹息着说:“是啊,敌人的炮楼就在桥端,不要说破坏,就算要接近都难。 ”  张晓儒微笑着说:“不怕,办法总比困难多。 只要我们开动脑筋,一定有办法的。

再说了,就算破坏不了桥,可以先破坏道路吗?这是以实际行动抗日,同时也可以提高大家的觉悟。

并且,让我们看清,哪些是真心抗日,哪些人还犹豫观望,哪些人则是真正亲日。 ”  张达尧突然笑着说:“晓儒你肯定是‘真正亲日’的。

”  破坏道路,当然要大力发动群众,但张晓儒的目标,主要是自卫团的人,或者在自卫团参加过训练的青壮年。

  下午,自卫团突然流传一个消息,破坏公路临双公路,哪怕挖一锄头,也算为抗日出过力。

  有些冲动的后生,大声讨论着,而大部分人,只是悄悄商量。   令人奇怪的是,张晓儒此时并不在村公所,他在家里守着杂货铺。   王双善也听到了消息,心想,如果自卫团真要破坏临双公路,也是好事。

  张晓儒不在村公所,他也溜了出去,向魏雨田报告此事。   魏雨田诧异地问:“这是哪里传出的消息?”  王双善苦恼地说:“不知道啊,突然之间就传开了。

”  他在自卫团,就像个小透明,虽是副团长,但没人鸟他。   “张晓儒知道吗?”  王双善摇了摇头:“他不在村公所,这个时候应该在杂货铺。 ”  对张晓儒,王双善是鄙夷不屑的,表面很热忱维持会和自卫团的事,实际上是个守财奴,只知道自家杂货铺要赚钱。

  魏雨田喃喃地说:“这倒是个机会,你赶紧报告张晓儒,看他是什么态度。 ”  此事他不知情,只有一个可能,是共产党干的。   这种蛊惑人心的事,正是中共的拿手好戏。

  张晓儒到底是真汉奸,还是假亲日,正好一探究竟。   王双善赶到杂货铺时,张晓儒正在跟乔子清在谈话,看到他来了,两人走进了杂货铺。   张晓儒拿出一盒烟,放到柜台上:“是要买货,还是有事?”  王双善赶紧掏出钱,笑着说:“既买货,也有事。

”  张晓儒开着杂货铺,到了这里,如果不买点东西,张晓儒脸色很不好看。

  张晓儒接过钱,脸色果然好多了:“说吧,什么事。

”  王双善低声说:“团座,我听说,有人晚上要去挖临双公路。 ”  张晓儒眼睛一瞪,怒声说:“谁这么大胆?不要命了吗?”  随后,张晓儒去村公所,召集自卫团训话:  “我听说,有人要去破坏临双公路?这是皇军重兵把守的,谁要不怕死,可以去试试。 大云村的教训,就摆在眼前,你们的房子想被烧吗?家里的财物想被抢吗?家人想被杀吗?”  陈光华在下面,听到张晓儒的话,眼中充满了愤怒,恨不得冲上去揍张晓儒一顿。

  破坏公路的消息,正是关兴文让他散播的。

  张晓儒虽然训了话,但到了晚上,还是有很多人,悄悄拿着工具出了村。

  等第二天日军到临双公路一看,路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

  然而,早上淘沙村送到大枫树据点的情报,依然显示: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