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皇太极最爱的女人是孝庄吗?其实是宸妃海兰珠
2019-08-11 / 来源:本站

皇太极最爱的女人是孝庄吗?其实是宸妃海兰珠

  不是,海兰珠才是。

  相关历史  海兰珠最终结合在一起,是皇太极一生的最爱,他们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才最终结合在一起。 虽然他们相差16岁,可真正的爱情又岂是年龄能阻隔的。 但还是天妒红颜,彼此相守的誓言却终没有实现,月老在他们两人之间牵的红线终没能敌过命运的捉弄。

伴随着海兰珠的香消玉殒酿成了天人永隔的悲剧。 伴随着皇太极终极一生爱的人离世他的生命也在慢慢的流逝着......  皇太极时的沈阳故宫中,有所谓“崇德五宫”后妃,这五宫为中宫清宁宫,东宫关雎宫宸妃,西宫麟趾宫贵妃,次东宫衍庆宫淑妃,次西宫永福宫庄妃。

崇德五宫后妃的地位远高于其他妃子,皇太极封宸妃为“东宫大福晋”,仅次于皇后,位居四妃之首。

自小追随、屡屡立功的庄妃仅居五宫之末。

  东宫也赐名为“关雎宫”,皇太极的后妃见于史籍者计有15人,史籍之外的更有多人。

皇太极独钟爱宸妃海兰珠,在她的身上倾注了夫妻间的全部感情。 曾说如不是发过誓“永不抛弃哲哲”,他真想立海兰珠为皇后。   宸妃是蒙古科尔沁贝勒寨桑之女,姓博尔济吉特,名海兰珠。

她是孝端皇后的侄女,庄妃(孝庄文皇后)的姐姐。

  海兰珠生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比庄妃大4岁。 天聪八年(1634年),其兄吴克善亲送海兰珠到盛京,与皇太极成婚,当时海兰珠已26岁,虽然已过妙龄,但倍受皇太极的宠爱。

崇德元年,皇太极以古代名妃常用的封号,封海兰珠为宸妃。

以《诗经》中像征爱情的诗句: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将宸妃居住的寝宫命名为关睢宫。 在宫中的地位远远超过比她年轻五岁、早嫁九年的亲妹妹庄妃,仅次于姑母皇后哲哲。

  崇德二年(1637),海兰珠诞育皇子,这是皇太极的第八个儿子。 皇太极十分喜悦,遂创大清以来之先例,特意在大政殿举行隆重的仪式,向中外颁诏宣布这一重要事件,并举行宴会和演百戏,万民同贺,大会群臣,盛筵宾客,同时颁发大赦令,释放了许多囚犯。

  他的理论根据是“自古以来人君有诞子之庆,必颁大赦于国中,此古帝王之隆规”。

然而,前7个皇子诞生时,并未举行什么大型庆典活动,也未大赦。

  之后,庄妃生第9子,麟处宫贵妃又生下第11子,亦未如此隆重地办理。 由此可见,皇太极是将宸妃生的皇八子作为“储君”来对待的。 因爱宸妃而宠皇八子,也算是“爱屋及乌”吧。   皇八子诞生之庆典,八方朝贺。

蒙古各部落的首领均来供奉大量贺礼,朝鲜国王在元旦日上皇帝皇后贺表、敬献方物的同时,还上了皇太子贺表,并进献皇太子礼品,一时间,盛京(今沈阳)城内热闹无比。 皇太极为表庆贺数次大宴宾客于崇政殿、清宁宫,着实盛况空前。

  此时的皇太极,开疆拓土,称雄于东北,加之娇妻产子,诸事顺遂,可谓春风得意,踌躇满志。 宸妃更是看在眼里,美在心头,喜上眉梢。 可真应了“好景不长”这句俗语,倍受娇宠的皇八子不到1岁便夭折了。 痛失爱子,使皇太极十分悲痛,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还有其余7个儿子,两天后庄妃又给他生了皇9子。 爱子的死,给皇太极和宸妃以沉重的精神打击。

痛失爱子对宸妃的打击可想而知,从此,宸妃郁郁成疾。   皇太极除多方安慰开导外,又厚赐宸妃财物仪仗,但这一切都无法医治她失子的心病。

  崇德六年(1641)九月,皇太极御驾亲征辽西攻打明朝死守的军事要地松山、锦州。 九日率军扎宫在松山城西北十里处。   十二日,从盛京来到的官员向皇上奏言关睢宫宸妃得病。

时值两军对垒的严重时刻,皇太极却毫不犹豫地立刻召集诸王、贝勒、贝子、公及各固山额真,命他们固守杏山、高桥,随后,十三日一大早,皇太极就车驾起行,昼夜兼程赶回盛京。 十七日抵达旧边界驻跸。 当夜一更时分,盛京遣使来奏报宸妃病危,皇太极闻讯立即拔营,连夜赶奔,并遣大学士希福、刚林及冷僧机、索尼等急驰前往候问病势来报。

  尚未入城即传来宸妃殡天的噩耗。

年仅33岁。 皇太极疾驰人宫,在爱妃的遗体前声泪俱下,悲痛欲绝。

他为了宸妃之死日夜哭泣,六天六夜不吃不喝,几次哭晕过去。

  皇太极与宸妃情深意笃,宸妃之死,对皇太极精神打击极大,于是“饮食顿减,圣躬违和”甚至“言语无绪”,以致害了一场大病,自此后再没有重返松锦战场,从而也结束了他40余年的戎马生涯。

  此后,皇太极亲自主持举行宸妃的葬礼,在太宗的坚持下,丧殓仪式从厚举行。 宸妃的殡所设在盛京城地载门外五里,皇太极频繁地率众王及后宫女眷至此祭祀,每次祭祀太宗都亲自在灵前奠酒,回到宫中,皇太极坚持不入宫,而在临时的御幄中居住,以表示对宸妃的哀悼和怀念。 在频繁举行的祭祀中,皇太极长时间沉浸在痛失爱妃的悲痛之中,每次祭祀必“恸哭莫酒”,很长的时间里茶饭不思,甚至几次昏迷过去。   朝中的大臣见此无不忧心如焚,清初的言臣祖可法、张存仁进劝说,皇上如此悲伤,于情可以理解,于理却未免太过了。   皇上乃万乘之身,负有底定天下、抚育万民的责任,皇上一身关系重大。 现在与明朝的交战正在进行,皇上不能过分沉湎于悲痛之中,应该以江山社稷为重,尽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这才是举朝上下想看到的。   宸妃葬于盛京城北十里的蒲河边上,皇太极每次巡猎途中都要到墓地祭祀。 追封宸妃为“敏惠恭和元妃”,举行了隆重的追封礼。

这是清代妃子谥号中字数最多的。

宸妃之丧被视为国丧,皇太极特下诏,崇德七年(1642)元旦大典,由于宸妃丧而停止,举国停止筵宴。   在宸妃丧期内作乐的官吏和宗室,都召来皇太极的暴怒,被一一革职禁锢。

这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国丧,连外藩蒙古、朝鲜等都遣专使来朝吊祭。

皇太极亲自撰写的祭祀宸妃的祭文情真意切,催人泪下。 真情绵绵。 昭陵妃园寝建成后,宸妃改葬于园寝内。   对宸妃的魂牵梦索,使皇太极难以自拔。 自宸妃死后,皇太极频繁举行祭典,并请僧道人等为宸妃布道诵经,超度亡魂。 他每次出猎,必过宸妃墓地下马伫立,长时间地凭吊默哀,以茶酒奠祭,痛哭不止。   大祭、小祭、月祭、冬至节令祭、岁暮祭,年祭。 无论怎样的祭奠都无法抹平心中的悲伤,反而加重了心伤。 松锦大战捷报频奏,关外四座重镇尽归清朝,关外障碍既除,挥师人关逐鹿中原指日可待。 然而,战争胜利的喜悦,也不能冲淡皇太极的悲伤。   对宸妃的思念与难解的忧伤,严重损害了皇太极的健康,甚至连日常朝政也“难以躬亲办理”。

在宸妃去世两年之后,皇太极也逝于清宁宫,灵魂追寻宸妃而去,享年5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