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大学毕业后,我从白领成为一名外卖小哥
2019-08-10 / 来源:本站

大学毕业后,我从白领成为一名外卖小哥

成为全职外卖小哥的那天,张伟去了离家最近的站点报道,接受了一系列的培训。

站长是一位被大家叫老李的人,虽然岁数不大,但资历在。

老李之前也是一名外卖员,要不是不小心出了车祸韧带受伤,行动不便,老李是不愿意做站长的。 因为站长的工资没有外卖小哥高,管理的权利委实没有高收入来得实在。 一线的工作忙累苦,后端的管理也未见得会轻松。

老李每天的任务是,从早会开始、清洗外卖箱子、点名报数、检查仪表、昨日数据反馈、骑手问题反馈、安全宣导、情景演练、美团口号。 另外站点数据播报板、消毒表、自检表、培训表填写、值班排班也都是老李要做的。

平时还要主要负责监控烽火调度台,处理送餐过程中配送员遇到的问题,手工派单的站点负责手工派发订单,系统派发的站点在系统爆单或乱派的情况下手工改派订单。 此外还有站点招聘人员、员工培训,走访商家,以及其他配送员无权解决又不需要上级出面解决的任何事情。

第一天,刚去的新人培训也很简单,App上面有培训教程,全部都是选择题,这对张伟来说并没有难度。 培训主要,介绍了奖罚措施,还有特殊情况的处理(比如商家出餐慢或者客户配送地址填写错误等)。

老李在讲解时,特意给张伟等人画了一个重点,有时雨雪天气或者送餐过程中撒了这些常见问题,要先给客户解释道歉,实在不行就自己出钱把客户的餐买过来。 外卖平台对于事故订单是有明确责任划分的,如果是因为商家出餐过慢和包装不善导致的退餐损失,理应由商家自己承担,如果是运输当中的问题,外卖小哥要自己承担。 客户投诉或者差评,一次罚款100以上,好多单都白跑了,毕竟这都是血汗钱。

曾经就因为一碗麻辣烫漏了,我被顾客骂了半个小时,还给了差评,赔了钱说起这件事,老李一直觉得很委屈,希望张伟在内的新人不要重蹈覆辙。 目前,美团外卖多数站点的骑手在80人上下,少的只有3、40人,超过100人的就算是大站了,而老李手下有60多名骑手。

老李回忆,从当站长的第一天起,骑手招聘工作就没有停过。 我之前的老大说过,谁停止招聘,谁就输了。

坊间传言说,2016年春节,百度外卖CEO给骑手们放了春节假,帮助他们买票回家,而美团外卖则保留部分骑手继续配送,并且在节后快速加大了对骑手的招聘。 这使得美团外卖在正月十五前恢复运力,而过完年回来的百度外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招不到骑手。 由此不难联想到,百度外卖掉队的一部分原因就在此。

不要把人数当作一个数字,这是60多个活生生的人。

提起对骑手的管理,老李有些发愁,却也颇有心得。 安全每天都要重申。 头盔的佩戴,骑车不准逆行、闯红灯等。

剩下则会根据前一天遇到的问题,比如收到了差评、汤洒了等,进行指正和教育。

我不会点名批评某一个人,这种行为手下的人反感。 老李说。 在骑手团队中,大部分人与张伟年纪相仿,有些是中专技校毕业,有些是书没读完就出来了,之所以选择成为外卖员,诱惑他们的是不低的薪资和具有极大空间的提成。

提成制的诱惑,让能够吃苦的人看到了希望。

然而,月光族仍占绝大多数。 老李说:这些小孩,工作两个月后拿到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台最新的电子产品。

别说是5000元,就是一个月给他5万,能剩1万就不错了。 在现在最大的三家外卖平台中,只有美团外卖有社保和意外保险。

外卖小哥这个群体,一般都是外包的劳务派遣工,也就是临时工,有条件的包工头才会给骑手买,但这只是小部分。 年轻的骑手们更在乎的是拿到手多少,保险不如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