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2016年最浪漫的文章 浪漫的爱情文章像情书
2019-07-10 / 来源:本站

2016年最浪漫的文章 浪漫的爱情文章像情书

2016年最浪漫的文章浪漫的爱情文章像情书天有些凉,阳光显得倦倦的,像我一样。 站在窗前远眺,周围总有一些灰蒙蒙如烟似尘的东西漂浮。 还不如下雨的日子感觉好。

那雨丝飘渺清爽,洗净了深秋的杨树、法桐叶子,让它们愈加金灿悦人。

让秋天愈加清朗怡人。

这天,是怎么回事呢?浏览相册驱赶心里的不惬意。

这几天漫步博客收存的几张图片越看越爱。

看到上面这一张,不由得想起一句陆放翁的诗: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虽说当时诗人报国有心无门,只好将满腔无奈借文人清玩来消磨,可是想想,这样闲逸的日子其实也很美的。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东坡说:人生有味是清欢。

对我来说,这样的时光就是有味的清欢时日。

过上这样的生活,就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

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对这样可以怡然自得的生活特别的向往。 经常地想,我会和你有一所坐落在乡间的小院。 那里,空气洁净湿润,清水流远;那里,房前屋后,花木扶疏;那里,邻居慈眉善目,朴实亲切。

我们的院子不要很大,只要几间草房可以容我栖身即可。

在那所小院里,我可以实现那最浪漫的清逸生活。 我们的小院,虽不是柴门荆扉,但是也一定不安装铁门。

那铁门尽管威武气派,但是开关的巨大声响会破坏乡间的恬静,和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田园风情不协调。

就一扇或两扇对开的的木门足矣吧,它开关的吱呀声充满了乡村古韵,说不定还会唤起过往的行人对往事的回忆。

尽管门没有粉润的美人脸和桃花相映,但是开门迎来送往的表情,一定是最真诚的微笑。 院子里栽种着我们喜欢的花木。 有草本的,也有木本的。

地上、墙上、架上,任谁进来,一定都是满眼绿色。 地上栽种那些我和你一样喜欢的花,梅花、菊花什么的。 反正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墙脚还有架下,我们一定要载上几株藤萝、凌霄、绿萝什么的攀爬在上面。

我特别喜欢他们那种缠缠绕绕,参差披拂,婆娑生姿的样子。

感觉那是一种柔曼的缠绵。

院子里是不会挖荷塘的,那水夏天会滋生蚊子,在院子里乘凉、喝茶时,要是还要抓痒痒,多扫兴啊,我们都会烦恼。

院子里还要栽树一棵枫树,你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树。 反正我们的小院子一年四季都不会寂寞。

即便苔痕上阶,定也陋室不陋。 我们房子的门窗就弄成那种木格子的吧。 那种窗户外面配上竹子或者藤萝什么的感觉特别有诗韵。 记得看八七版的《红楼》,对甄士隐家的那个窗户喜欢的很,对大观园倒不感冒。 窗下摆放书案。 我记得有一个词叫晴窗雪案,很美吧?晴天的时候,我会推开轩窗,让被绿的、黄的树叶滤过的阳光照进来。 我把窗下的书桌收拾好,给你准备好笔墨纸砚,然后看你凝神静气地挥毫泼墨。 那时阳光的味道夹着我们院子里花草的味道,蕴在墨香里。

我一定会微笑,默叹,但是当你喊着墨语,看看我写的怎么样想讨要我的赞美诗,我却一定会对你的书写指手画脚,批得一塌糊涂。 当你假装要伤心欲绝准备撕掉的时候,我就会抢过来收存。 等你出门时,我就再偷偷地展开欣赏,不能让你知道我有多敬仰你,虽然也知道你不是名家,可是在我的眼里,你的笔下字字精妙,不管是稳重大方的正楷,还是气韵流动的草书。 因为你的字就像你的心性,秋一样的清朗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 等到树叶渐落,那些枝桠的疏影横斜交错落在窗上、纸上,不也是意境悠远的图画么?下雨落雪的日子,我们就伫立檐下,聆听最真切最原生态的自然之声。

你不是说喜欢听雨?听雨之后,或许还有卖花的清脆声传来,无论是杏花还是荷花,沾着雨露,都是很美的。

上周我看到雨中一株洋芋,红的像新嫁娘。 白居易以带雨春梨比贵妃,但是我觉得并不美,因为梨花给人的感觉很单薄。

我们院子里的花估计和花担上的比也不逊色。 下雪时,听簌簌的雪声落在屋上,树上,地上,声音也是很美的。 如果间或再有一两声树枝为雪压折的声响,你又会随口吟出多少诗句考我呢?现在每次听到落雪的声音,就想起《神曲》,有些感伤,不过在我们的小院里,有你,就不会了。 其实,下雨雪的时候,出去到田野里看看会更美,在广阔的地方,会有一种更浓郁的气息包围着我们。 当然我们也能月夜赏雪梅。

梅冰清玉洁的魂魄深得我心。

除了枫,就是爱她了。

皎月润花魂,花好,月亦圆。

想来,那个吟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才女定会羡慕。

那时,和她相比,我是幸福的。 (文章阅读网:ww爱情,是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情,淋漓成一道风景,忆起了情人的眼眸,含着梨花带雨的神伤,滚落一地晶莹。 可那终究是黛玉葬花式的触动,绚烂夏花,静美秋叶,依旧是懵懂的载体。

那时的我们,幼稚成刻骨铭心的痛。

当离别成为一种习惯,孤独成为一种负担,心理的距离远过回忆所能到达的彼岸,才忆起那时的爱情。

那时的爱情,吵架也是幸福,拥抱即是天堂,靠在宽阔的臂膀上冥想,便再也不想离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