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若雪乖乖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2019-07-08 / 来源:本站

若雪乖乖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傅母怕云初想不开,一直劝了她很久,害得云初想表现得高兴点都不成,天知道她心里有多乐呵。 第二天一大早,莫云初就如约而至了,似乎是为了给傅凯这个前夫一个下马威,她来离婚,居然还把奸夫一块给带过来了。

云初脸上平静如水,看到王康也没有起一丝一毫的波澜,更没有什么悲伤之色,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就好像她只是路过这里一般,并不是来办离婚的。 莫云初见云初这么淡定,心里有点不爽,她带王康来,就是要故意气傅凯的,可人家压根就没放在眼里,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王康面露微笑,倒是显得很有礼貌的样子,还和云初打了个招呼。 因为没有财产方面的纠纷,所以离婚手续办起来还挺快的,通常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还会适当性的进行劝说,可是看到莫云初把了同轨对象都带来了,而男方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工作人员不仅觉得奇葩,同时也明白,这一对怎么劝都没用了,索性也就不说什么了,懒得费那个口水和精力。

拿了离婚证,云初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不过系统却没有提示她,问她要不要离开。

这婚离得太顺利了,云初几乎都没有做什么,难道说是原主不满意吗?不过云初也不着急着离开,毕竟有些事儿她还没弄清楚,来日方长,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毕竟她要是现在就走了,难道要留一个复制品来面对阮小晚么,这阮小晚那头没解决,估计也是她现在不能离开的原因之一。 莫云初把婚离了之后,就立即将自己的东西给搬走了,至于她搬去哪了,云初没有问,反正现在也不关她的事了。

离婚的当天晚上,云初就接到了阮小晚打来的电话,大致是想约云初出去玩,云初果断的就拒绝了。 可没过多久,刘元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一开口就问道:“兄弟,我听说你和你媳妇离婚了?是真的吗?”“你的消息到是挺灵通的,今天早上刚离,你是从哪听来的?”云初淡淡的问道。

“不会吧,你还真离婚啦,之前怎么没听你说啊?”刘元诧异的问道。 “之前又没那个打算,你让我怎么说。 ”“也对,要是我媳妇整出这样的事来,我也非离婚不可。 ”刘元这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一个女人的怒吼声,估计是他的媳妇听到他说这话生气了,刘元赶紧讨好了几句,这才又对着电话说道:“嘿嘿,刚才是我媳妇,今天下午我陪我媳妇逛街,碰到你媳妇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然后就听你媳妇说,你们离婚了,所以我这一回来,就赶紧给你打个电话,兄弟,你也别难过,遇上这种女人,就当是流年不利,后面的更好,你现在人在哪呢?”“在家呢。 ”刘元这个人八卦是八卦了点,不过人还是挺仗义的。 “那要不要出来喝一杯啊,我过来接你。 ”“不用了,我挺好的,别担心。 ”刘元听云初这声音,倒真的像是没事的样子,这也才放了心,说道:“那好,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兄弟保证随叫随到。 ”云初轻轻恩了一声,电话还没挂断,就听见门铃声响了。

云初有点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过来了。

等她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就看到阮小晚扬着手中的东西,满脸笑容的说道:“surprise,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云初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来了?”“没办法啊,你不愿意出来,那我就只能到你家来找你了。 ”阮小晚努着嘴撒娇道,“怎么,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吗?”云初堵在门口,她还真没打算让阮小晚进来,这么晚了,她一个单身女人,提着啤酒到她一个离异男人的家里来,这不出点事,也得整出点事啊。 “你进来不方便,还是回去吧。

”“傅凯,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人都来了,哪有把客人往外哄的道理啊,来来来,快提着,重死了,把我的手都给提酸了。

”阮小晚一股脑的将她买来的东西,全塞进云初的怀里,然后趁着云初愣神的功夫,就如同一条鱼一般的灵活的从旁边绕进了屋,云初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这人都已经进来了,要再想赶出去,就不容易了。 云初见阮小晚像回自己家一样的随意,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后,就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还冲傻站在门口的云初招了招手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呀,快把东西提过来啊。 ”云初也挺佩服这个女人的自来熟,提着东西走了过去。 阮小晚扒拉开了口袋,将自己买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说道:“你看看,我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为了买这些东西,我可是去了好几个地方呐,腿都跑断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啊?”“我没让你做这些。 ”云初冷淡的说道。

阮小晚撇了撇嘴,戚了一声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越来越不知好歹了,我为你跑了这么多地方,你连句谢谢也不会说,还说这种伤人的话,就算我的心是铁打的,也经不住你这么说啊,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难怪你老婆要跟你离婚了。 ”云初挑了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老婆跟我离婚了?”阮小晚怔愣了一下,眼眸一转,浅笑盈盈道:“当然是听刘元说的了,刘元下午碰到你前妻了,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啊,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快坐过来,快来尝尝,不然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云初没有坐过去,而是借故上了个厕所,然后给刘元发了信息过去,等她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阮小晚已经脱下了外套,正靠在沙发上,媚眼含春的盯着云初。 大晚上的,阮小晚穿成这样,这又是露肩,又是露肚脐的,裙子的长度也在走光的边缘来回试探,她这是打算今晚就要把自己给拿下吗?“穿成这样你不冷吗?”云初十分直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