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天价前妻诸清沦宫风行全部章节目录
2019-08-11 / 来源:本站

天价前妻诸清沦宫风行全部章节目录

《天价前妻》第六章免费试读第六章空壳的宫氏集团空气中弥漫着玫瑰的香气,诸清沦的心里突然滋生出一种温润而幸福的暖意,诸清沦慌忙喝了一大口水,试图清醒自己。

随即宫风行偏头吩咐身边的侍者,一名抱着小提琴的琴手站在桌旁缓缓地拉动着一首轻缓浪漫的乐曲。 饭后,两人走出饭店,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只剩下诸清沦与宫风行,尽管宫风行的样子纯良无害,可是诸清沦依旧觉得很不自在,“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诸清沦就作势将宫风行盖在自己肩头的西服脱下来。 她现在极其需要一个冷静的空间,这个人在她身边自己简直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宫风行微微点了点头,“时间也不早了。 ”却将诸清沦要脱下衣服的手轻轻按住,指尖触到清沦的手背,清沦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他却依旧不疾不徐地领着诸清沦往车旁走去,诸清沦跟在他身后半米不到的距离,这个人离自己分明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与他说的那些温暖的话大不相同。

回到家中,父亲诸玉淳还没有回来,倒是母亲拉着自己在自己的房间说长道短。

“你自小就是不大喜亲近人的,所以我总念着把你放在身边,可是你父亲心狠,总想着让你多走点路,以后不吃亏,把你送到国外,现在好了,更是不喜欢与人亲近了……”最后反倒是清沦安慰起了母亲:“父亲是为了我好,现在我回来了,还是会当你的贴心小棉袄的啊!”冯施霖一听忽然想起女儿的终身大事,“可是你这一回来,你父亲又想着把你嫁出去,自己的闺女还没来得好好看看就要到别人家去了……”说着冯施霖红了眼眶,但是转而又说道,“不过好在那孩子是个好孩子,有责任心,虽然这两年遇到了很多不顺,但是妈相信他不会待你吃亏的,妈不担心。 ”清沦笑笑,脑海里今天李秘书说的就差并购了,便问道,“宫家这两年是不是发展很不好?我今天看见他来公司开会了……”冯施霖眉头微蹙,“何止是发展很不好,如果不是你父亲帮衬着,整个宫家都差点毁了,宫家父母戴罪潜逃了,留下了一个空壳的宫氏集团,他家的二公子也意外身亡了,现在只有一个宫风行在支撑着……那孩子可真不容易。 ”诸清沦听着,眉头轻蹙,意外身亡?一个富家少爷怎么会意外身亡。 “具体知道是因为什么吗?”诸清沦细究道。 冯施霖摇摇头,“不知道,你也知道你父亲不喜欢我过多知晓这类事情。 ”父亲?诸清沦的脑海中忽然现出宫风行的面庞,总是波澜不惊,谁曾想他曾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

宫风行与父亲……诸清沦长期培养的新闻敏感性忽然发挥起作用,总觉得这其中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仿佛丝丝缠绕的线,却没有线头地在诸清沦的脑海里打转。 长期的新闻学的学习,让诸清沦清楚明白地知道,重大事实在经过记者,经过编辑,经过一大堆相关利益的人的手,能够被完整真实地透露出来的真相微乎其微,其中很多是被经过重新塑造的,尤其是这种让人疑团重生的集团企业新闻。 诸清沦揉揉太阳穴歉意地对母亲说道:“妈,不早了,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冯施霖摸了摸清沦的长发,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黑夜里,诸清沦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得拨通顾梓寻的号码,却被通知不在服务区,诸清沦只好作罢,慢慢消化今天知道的这么多难以消化的东西。

还有半个月就要结婚了,诸清沦心里五味杂陈却不知道与谁分享,便给顾梓寻留言,速来陪我选嫁衣。

宫风行啊宫风行,你究竟吃了多少苦,为什么还可以这么风淡云轻。

以后的路,我陪你,会好过一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