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104章 没有人能欺负你(4)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104章 没有人能欺负你(4)

但现在路临川二次命令下来,莫北知道没有辩驳可能,应声:“是。 ”隔天,临安集团取消和许氏所有合作的消息飞快传遍整个帝都。

瞬间,许氏集团仿佛成了众矢之的,这一下让许家的人哪里还坐得住。

许老爷子亲自前往临安集团找路临川,碰了钉子。 许嘉晗在爷爷的威势下,心不甘情不愿的给许嘉月打电话,也碰了钉子。 至于慕时卿?许家人还没傻到再去撞枪口。 无奈,许家上下还是只能把目光集中在许靳深身上。 许靳深和许家的感情其实没有外人看来的那样好。 老爷子是疼他不假,但这不能掩盖他在许家其他人身上受到的欺辱。 许嘉月是私生女,从进入许家开始就没看过一天好脸色,包括她的亲生父亲。

许靳深比她要好些,但也只是好些。 所以对许家,许靳深更多抱着一种旁观者的态度,老爷子给他的股份和地位,他不稀罕,这也是他根本不理会老爷子给他安排好的路,毅然决然去学考古的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就算许家其他人千般万般对不起他,许老爷子作为外公对他无可挑剔。 “行,我去,不过老头儿,你也别抱太大希望,路少这人从来不讲什么情面,你也不要奢望我对他来说有什么特别的。

”许靳深应了许老爷子的话,还是去找了路临川一趟。

他没像许老爷子那样吃闭门羹,路临川多少还是给了他几分面子。 “哥,你真要封杀许家啊?这是我家老头儿让我说的,不代表我个人看法和观点。 ”见到路临川,许靳深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

路临川抬眸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做着自己手头的事。

许靳深在他对面坐下,暗红色衬衣有些褶皱,他也不在意:“你放心啊,我不是来当说客的,我就是被老头儿吵得烦了,出来透透气,至于昨天晚上让安妹子受的委屈,我还是要说声对不起,要不是我给你们送请柬,哪儿那么多破事啊。

”许靳深说着,语气十分嫌弃,仿佛不是在说自家的事似的。

站在路临川身侧的莫北却因为他的话一怔。

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就说昨晚自家boss怎么那么反常呢,合着是太太被欺负了啊。 莫·看透一切·北:啧啧,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莫·思考人生·北:以后是不是要抱紧太太大腿?嗯嗯,一定要!——慕时卿这边呢,她完全没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 昨天已经到学校报到,但今天没有课,和路临川一起吃了早餐之后,她就去了自己公寓找许嘉月。 许嘉月昨晚离开许家的时候,没有忘记把送慕时卿的礼物带上。

“看看,喜欢吗?”休息了一晚,她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眉眼间淡漠依旧。 慕时卿接过,打开,里面是一对不大的珍珠耳钉,珍珠圆润饱满,一看就是顶级珍珠。

“喜欢,很好看,不过你也别为我乱花钱啊。 ”。